贪官悔过:“贪欲”就像毒品相同,一点都不能沾

贪官悔过:“贪欲”就像毒品相同,一点都不能沾
●悔过人:陈连东  ●原任职务: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式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证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  ●冒违法名:受贿罪  ●判定成果:2018年7月6日,盐城市亭湖区法院以贪婪罪判处陈连东有期徒刑二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决议履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0万元。  ●违法事实:2012年至2016年,陈连东在担任盐城市亭湖区新式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证服务中心副主任、主任、党支部书记期间,使用职务便当,伙同他人选用虚列开销、收入不入账等方法一起贪婪公款12.9万元,陈连东分得4.5万元,陈连东个人独自采纳上述相同手法,贪婪公款5.1万元;2011年至2016年,陈连东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使用职务便当,为他人获取利益,收受他人资产,算计人民币6.65万元。  回忆我的阅历,从一名人民教师、社保中心主任,沦为违法分子,是贪欲毁了我。大学毕业后,我先做了几年教师,专心教书育人。后来到社保中心作业。这是一个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几年前还能自收自支,后来没有任何收费途径。想到自己是社保中心负责人,每天辛辛苦苦上下班,却连薪酬都拿不全,心理上很不平衡。看到他人过着有滋有味的日子,我心中总想着有一天我要比他们过得更洒脱。  后来,跟着国家加大对社会保证的投入,省市区对城镇劳作保证作业的关怀,城镇底层在渠道建造、劳作力搬运等项目上都能取得国家补助资金。我第一次使用职权私分国家补助资金时,心里十分严峻、惧怕,但贪婪、幸运等心理战胜了沉着、惧怕。我觉得,贪欲这东西,就像毒品相同,一点都不能沾,有了第一次,就有第2次、第三次每私分一次,我就劝诫自己,这是最终一次,下次千万不能做了。但到了下次,却又故伎重演。不论什么钱,我都敢分、敢占,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有时静下来,也想到这是违法呀!我这是怎么啦?但人一旦有了贪念,就迷失了方向和自我。我明知钱、物不属于自己,仍想坐收渔利,占公为私,彻底违背了自己最初公私分明、先公后私的入党初心。  我是一个爱体面的人。跟着镇级保证渠道建成,兄弟城镇和其他县区前来观赏的较多,由于体面,我都要给每个来客一包中华烟。中心没有食堂,因受在家不理人,出门没人睬的思维作怪,将客人们领到酒店用高级酒菜热心款待,吃完大笔一挥,常常超出千元,一点都不疼爱。只需瞧得起我,是我其时的口头禅,我们都说我直爽,够朋友。殊不知,这是严峻违背作业纪律,不应吃的吃了,不应喝的喝了,不应抽的抽了,中心八项规则精力和省市区的相关规则都抛之脑后,我用的是公家的钱,不是自己的,慷的是公家的慨,丢失的是团体的利益、大众的利益,用此交换所谓的体面。这样的体面挣得越足,团体的丢失就越大,违纪违法的行为就越多。  我的爸爸妈妈都是朴素仁慈的农人。我刚作业时,他们就对我说:要清清白白干事,光明正大做人。棘手的不要,碗外的不占。而我为了一己贪念,一点体面,损害了大众的利益,一步一步滑向违法深渊。爸爸妈妈都是70多岁的人了,当二老知道儿子被检查,他们身体原本就欠好,能撑得下去吗?我愧对妻子儿女。妻子为了家庭勤勤恳恳、起早贪黑。她常对我说:你作业忙,家里不要你照顾了。而我在忙些什么呢?觥筹交错,用公款大吃大喝;胆大妄为,并吞国家资金。儿子才上六年级,将由于我的罪行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指指点点,这些都是我形成的,是我一手毁掉了家庭的美好!  (曹大军 张维华/收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